「六四」紀念日:群起的抗議與分裂的政府

香港18萬群眾參與燭光悼念 •「梁振英效應」激發群眾強烈不滿與對1989年大屠殺的義憤

文森特-科洛(Vincent Kolo),中國勞工論壇(chinaworker.info)

23 年前在北京,鄧小平和中共一黨專制集團動用坦克血腥鎮壓了學生領導的群眾運動。但是今年,1989年「六四」鎮壓以來最嚴重的政治動盪再次震撼全中國。在 過去的三年,每年都有15萬以上的民眾湧入香港維園足球場參加這一激動人心的燭光悼念。而今年出席的人數比一年前更增加了3萬多人,使參與活動的人數達到 18萬之多。自1989年以來,維園燭光悼念活動風雨無阻每年堅持舉行,自2009年20週年起,更吸引了大批新的年輕一代的支持與關注。同時也有越來越多的來自中國大陸的遊客參與,今年至少有數千大陸遊客參加了燭光悼念活動。


香港18萬群眾參與維園燭光悼念

毫無疑問,北京專制當局一意孤行任命的香港政府加劇了香港民眾反建制的情緒,這也促使了參加「六四」悼念活動人數的增加。今年的情況更是如此,群眾強烈反對新當選的特首梁振英,這位北京政府的死忠分子甚至在7月1日上臺前民意支援率就已開始下跌。人們廣泛擔憂梁振英上後會轉而採取更為專制威權的方式進行統治,尤其是會重新推動基本法「二十三條」的國安立法;北京當局希望香港在轉變今天非民主的選舉制度前先行通過該法。香港政府和資本主義建制派正面臨一浪高 過一浪的政治動盪,最新爆盤的是即將離任的現特首曾蔭權的「富豪門」醜聞——曾蔭權面臨接受商賈大亨豪華海外旅遊與贈送禮物的指控。

但這一次,關注的焦點不再僅僅是香港。儘管近年來日益增加的政治打壓,但是今年「六四」週年之際,中國大陸至少有四個省市出現紀念「六四」的示威活動。而澳門,也仍然堅持著23年來在玫瑰堂場地前的燭光悼念活動。


澳門,約700人參與玫瑰堂場地前燭光悼念活動

在福建省南平市,十幾名訪民示威者無視逮捕的威脅,遊行到區法院大樓,要求平反六四,並表示「堅定支持」溫家寶總理的政治改革。在山東省濟南市和貴州省省會貴陽市均有一批老人為主的抗議者集會紀念「六四」。據報導,中共警方採取低調回應,而使抗議得以舉行。但是,隨後當局秋後算帳,逮捕了數名抗議者。也就在數天前,「天安門父親」軋偉林自殺身亡,23年前當時他年僅22歲的次子在北京遭到戒嚴部隊的射殺而死,這充分說明了這一心靈創傷有多重。根據報導,軋偉林一直以來為爭取給他兒子昭雪而抗爭,也是對政府的頑固感到絕望。

中共內部的權力鬥爭

這些抗議的重要意義不在於目前參與人數有多少,而是在於它們確實地發生了。事件的背景則是執政的「共產黨」正處於1989年以來最嚴重的權力鬥爭之中。掌握重權的地方大員太子黨薄熙來的垮臺是今年年底中共領導層內部權力更替而引發的尖銳鬥爭的一部分。這場權力鬥爭是複雜而陰暗的,用貪汙腐化的罪名打壓政敵是 黨內慣用的手法;但這場仍在持續的鬥爭的根源是,中共黨內傾向自由主義的「改革派」和代表「既得利益集團」的太子黨或「紅色貴族」之間的鬥爭,前者代表了日益強大的私人資產階級與知識分子中的重要階層,而後者則是通過權貴世襲而繼承黨內要職和控制國有經濟中的關鍵部門。

自由派最突出的代言人是總理溫家寶,他希望利用圍繞薄熙來的醜聞(涉及貪汙、涉嫌謀殺和向海外轉移巨額資產)去影響政府內部的力量平衡。除了太子黨以外,也有其他利益集團參與這場鬥爭;而國家主席胡錦濤顯然試圖遏制內鬥的發展,擔心這將進一步削弱政府和一黨專制國家已經衰弱的合法性。看來最近幾週胡錦濤試圖干預,以防止打擊薄熙來的盟友,北京當局中負責內部安全的政法委書記周永康;從而避免更大規模的清洗。周永康掌控強大的國內安全與維穩部門,其預算額高達 7000多億人民幣,超過中國的軍費開支,約等於越南一年的國內生產總值(GDP)!他是統治集團內部反對中國專制制度「民主化」的關鍵人物。然而,目前局勢仍然極不穩定,甚至在國家媒體和軍隊高層內部也爆發了嚴重的派系衝突和權力鬥爭。

為 了壓倒太子黨而贏得上風,溫家寶和自由派提高聲調呼籲政治改革,但其內容並不包括選舉、普選,或其他任何能使廣大民眾參與民主的機會。儘管溫家寶的政治改 革力度極其有限,主要集中在法制改革和給予新聞媒體與非政府組織更大的活動空間;但相當部分的中產階級,尤其是私營部門的資本家和小商人,則將他們的希望 寄託在政治改革上。他們希望政治改革能在不遠的將來將遏制太子黨的「裙帶資本主義」的勢力,使資產階級獲得更多對政府政策(非政治決策方面)的影響力。

作為高層政治鬥爭的一部分,溫家寶呼籲更加開放地討論1989年「六四」事件,在三月中的一段時間內,可以揣測是溫家寶陣營的策劃,內地互聯網短暫地不封鎖 「六四」事件相關資訊。但是,這一失誤隨後被北京的宣傳主管部門迅速「糾正」。當局對擁有5億互聯用戶的中國互聯網是草木皆兵,可笑到昨天甚至上海證券交易所的微博網站也被封殺。這是因為股指下跌的指數恰好是64.89點,而與網路警方極為敏感的數位相合。

溫家寶的盤算無疑更主要是在於打 擊薄熙來和其支持者,而非揭示歷史真相。薄熙來則並用關懷底層窮人的民粹主義言論和威權主義與民族主義的論調,他反對解除對1989年「六四」事件的「禁忌」。他的父親薄一波是鄧小平的一個關鍵盟友,當時也支持殘酷的軍事鎮壓。薄熙來之所以採取這一立場不僅是為了保護其父親遺留的歷史權威,而且也是其本人在很多場合傾向於使用殘酷手段壓制任何反對力量的反映,例如十年前他曾經在遼寧省鎮壓當地工人抗爭,同時他也是鎮壓法輪功的關鍵人物。

自由派試圖通過重新評價「六四」事件來獲取民意支持,而以往當局則一味為使用武力鎮壓非暴力示威辯護。另一方面,在昔日薄熙來掌權的重慶,因為本地萬盛區的合併正在引發長時間的大規模抗議。有不少網路評論將抗議者稱為「薄熙來的支持者」。數以萬計的人一個月來,每到晚上都在萬盛舉行「和平遊行」反對因合併而導致養老金和其他福利待遇的受損,抗議中他們還與警方發生大規模衝突。而令人感到諷刺的是,併區的細節恰恰就是在薄熙來擔任重慶市委書記時決定的。而這使得最高領導層目前深陷兩難的困境之中,政府內部公開的鬥爭會引爆支持這一或那一派系的街頭運動。也正因為此,自1989年以來中共領導層特別控制不公開表露他們內部的異議,而表現出整體「團結」的形象。(薄熙來正是因為沒有遵守這一不成文的規定,擅自進行「紅色文化」之類的「未授權」活動,而出局的。)

「六四」事件的經驗教訓

考慮到中國當前令人不安的氣氛,香港、澳門以及臺灣舉行的「六四」燭光悼念活動很可能會比以往數年得到更多中國青年的關注。上萬名大陸遊客參加了燭光悼念活 動,而當他們回家時行李中則放著各種「具有煽動力的」政治書冊。許多大陸遊客來到社會主義行動和工人國際委員會(CWI)的攤位上,一次購買數本《社會主義者》雜誌。今年香港「六四」燭光悼念活動的特邀嘉賓是「六四」民主運動親歷者方政,他的雙腿就是1989年在血腥鎮壓中遭坦克碾軋而失去的。在接受媒體 採訪時,他表示香港是中國大陸民主化的重要前線。如如果香港的工人與青年能夠認識到本港的民主鬥爭必須要與中國大陸群眾反專制政府的鬥爭,尤其是中國大陸的工人鬥爭,聯繫起來;那麼他的願望也將成為現實。

在「六四」鎮壓中失去雙腿的運動親歷者方政出席燭光悼念活動

只要一黨專制仍然在中國大陸肆虐;很不幸,如眾多香港的主流泛民主派領導人一樣,認為香港可以從北京當局獲取「特殊照顧」從而實現民主就不過是個幻想而已; 到頭來得到能得到的至多是一個畸形的「民主制度」。但是,香港的民主鬥爭可以激發大陸為爭取民主權利而進行的鬥爭,從而加速專制統治的垮臺。這就是一個理由為什麼那些通過在中國大陸投資而大發橫財的香港的資本家們與中共當局勾結在一起阻止香港的全民普選。這也說明任何真正爭取民主也必將變成一場反對資本主義的鬥爭。中共黨內的資產階級自由派近幾個月顫顫巍巍地培植聲勢,他們力圖通過更明確的法律(法制)和其他制度建設來限制特權部門,但其並沒有準備賦予民眾真正的民主權利,無論是自由選舉、集會自由,還是組建政治黨派和工會的權利。

社會主義行動在維多利亞公園內設立宣傳攤位

「在香港有眾多的政治和民主運動團體紀念『六四』 ,而工人國際委員會(CWI)的同志不僅僅是悼念事件本身,而是要從23年前發生的慘痛事件中吸取教訓,從而在工人階級中建立反擊的力量」,香港社會主義行動的唐美晶(Sally)表示,「我們參與今晚燭光悼念活動的同志,不僅有來自香港的,也有來自臺灣和中國大陸的。我們要傳遞的資訊則是,1989年的 群眾運動是一場失落的革命。下一次我們工人和青年必須做好更充分的準備,因為一場新的革命正在到來。1989年運動的悲劇在於工人階級沒有自己的政黨—— 一個真正的社會主義政黨,從而無法在形勢萬分緊迫的情況下提供決定性的領導力。」

工人國際委員會(CWI)/社會主義行動在維多利亞公園內設立攤位售賣雜誌、紀念購物袋和T恤,募集資金進行反對一黨專制和實現社會主義的鬥爭。政治流亡者張蜀傑的案例也是我們活動的重要組成部分。張蜀傑是工人國際委員會(CWI)來自重慶的支持者,也是地下雜誌《社會主義者》的重要寫手,2011年他遭到當局打壓而被迫逃離中國。
http://chinaworker.info/get_img?NrArticle=1808&NrImage=19

此次活動有眾多青年參與也反映了香港青年激進化的現象。而我們在活動中銷售雜誌和紀念品以及募款的業績也更是遠超以往數年。「T恤、紀念購物袋和雜誌,徹底銷售一空」,唐美晶(Sally)表示,「非常感謝所有支持我們工作的人,他們也是在支援在中國大陸的工人鬥爭和建立一個社會主義的替代性選擇。」

社會主義行動募款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