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政府向人民宣戰-工人展示力量

十一月三十日的總罷工後應該何去何從?

漢娜-謝爾(Hannah Sell) 社會主義黨(工國委CWI英格蘭及威爾士支部)副總書記
 
*中文翻譯版本為刪節版,已刊登在《社會主義者》雜誌第13期上。如欲訂閱《社會主義者》雜誌,請寫信至twsocialist@gmail.com十一月三十日當天,大約來自30個不同工會的兩百萬名公務員參與了近三十年來最大規模的罷工。當中的大部分人以前並沒有參與過罷工行動,亦從沒有想到有朝一日會參與罷工。但現在他們已經看不到其他辦法來捍衛自己的退休金,並表達他們不容許政府不斷摧毀公共服務的計劃。

Image 2546

在大城市、小鎮甚至村落都爆發了大型示威,預計超過1000宗抗議事件。大部分的集會都是當地近幾十年來最大型的集會。在布里斯托有20,000人參加, 在曼徹斯特有超過30,000人示威。在較小的市鎮中也有大型示威:伯恩第斯有2,000人、特魯羅有4,000人、伯肯黑德有1,200人、海斯廷斯有 1,000人、沃靈頓有1,200人…

許多罷工人士不單是厭惡電視名嘴傑瑞米-克拉克森(Jeremy Clarkson),而是整個資產階級政客及媒體的謊言、誣衊與侮辱。縱使他們現在對公眾輿論已經喪失影響力,連以反罷工著稱的《每日郵報》的網上民調也顯示84%的人支持罷工行動。當然,《每日郵報》也一如以往地迅速刪除投票。

對於這次的罷工是個失敗的指謫也沒有太大作用。反而,連首相卡梅倫(David Cameron )也要被迫承認這是一次「明顯的大罷工。」。不過,這毫不奇怪。官方的教育部數字顯示62%的學校完全關閉,14%部分停止運作,只有16%是確定如常運作的。

Image 2547

國營醫療系統也受到影響。大約84%的公共及商業服務工會(PCS)的成員參與罷工。博物館和法院受到嚴重影響甚至要關閉。在希斯羅機場,超過90%的公共 及商業服務工會(PCS)成員離崗罷工。超過20,000個乘客接受航空公司的免費調時的方案才減少了機場的排隊長龍。

強大的示威 

在十一月三十日一天中,工會舉行了強大的示威展示了-跟政府的宣傳不同-公共事業的工人對於整個國家的運作至關重要。十一月三十日證明如果這些工人停止工作,他們能夠使整個國家停止運作。

但這不是說十一月三十日的行動在每個工作場所都是100%牢固的。在國家或地區層面,一些參與的工會在過去幾十年來都沒有組織過真正的鬥爭。工會領袖在很多時候都是在製造失敗而不是為了勝利而戰鬥。無可避免地,在很工作場所中根本沒有像樣的工會組織。

不 過,在這些工作場所中也有很多工人直接組織集體離崗和組織糾察線。這是在英國新一輪重建工會的運動。尤尼遜工會(Unison)的成員申請自罷工投票(贊 成罷工)後增加了126%。這同樣出現在其它參與罷工的工會。而在過去沒有或只有零散工會力量的工作場所則要現在建立起戰鬥性工會支部,以及由在三十日罷 工中新加入的積極分子組織起有效的泛左力量。

這不是一個可以留待未來幾個月再去解決的問題,就算幾個星期也不行。這是當務之急。在十一 月二十九日,保守黨財相歐思邦(George Osborne)戲劇性地提升了保守黨與自由民主黨組成的聯合政府對工人階級的戰爭。因此,必須要立刻定下下一次罷工的日期,並在一月底前舉行。所有與爭 執相關的私人企業的工會也應該共同協商當天的行動。工會運動要清楚地表達出如過政府不讓步,工會就會將行動升級至48小時的公共工人罷工。

Image 2550

歐思邦的計畫會造成無盡的痛苦。公務員的裁員會從300,000人增加至710,000人。工人在未來兩年的加薪在1%封頂。也就是說工人要繼續凍薪、新 政策讓辭退工人更容易、退休年齡將會在2026年由66歲提高到67歲。工人的免稅額度也被減少。歐思邦還宣佈「緊縮的英國」之惡夢將會繼續至少十年。本 來已經讓人欲哭無淚的810億英鎊緊縮開支,現在更要再增加300億英鎊。

跟隨著這個噩夢的是對工人階級權利的嚴重威脅,打壓工人組織與捍衛自身權益。廢除國家薪資談判,提升公務員裁員幅度,都潛在地存在於財政責任辦公室 (Office for Budget Responsibility)的報告中。而這個辦公室是個非選舉出來的所謂智庫,而歐思邦卻全部採用其報告。這是跟在希臘、義大利等地方的非民選銀行家 強迫削減開支一樣的「技術官僚」的統治,實質是市場獨裁。廢除國家薪資談判,如果實行的話,將會嚴重影響公共領域的工會力量。對於英國的資本主義,已經沒 有利潤價值的投資,假如工人的工資和狀況被完全粉碎因此轉向將公共事業私有化則具有巨大利潤的潛力,卡梅倫甚至公開呼籲對某部分的國營醫療系統進行私有 化。

政府希望透過對工會的打壓會阻止大家反抗,並接受退休金的爛方案。《金融時報》在十二月三日提出如果工會接受退休金的方案,政府就會「進一步讓步」,保證 被私有化工人的退休金權利。這所謂的「讓步」就算讓其實現,只不過是對於星期二推行的對工人的極大打擊之中收回小小的一部分,而工會卻要吞下公共工人退休 保障的土崩瓦解。

政府已經宣戰了,而唯一的回應就只有將行動升級,不單是要捍衛退休保障,而同時擴展到反抗政府的其他緊縮削支,並要保衛工會有效組織的權利。

很多智庫組織宣稱我們正面對一個「痛苦的十年」。我們被告知我們在2015年的生活水準將會比2003年更低。在群眾一面倒痛恨英國資本主義之際,64%的人認為自己的子女的生活將會比自己更差。

Image 2548

然而,工黨的上議院議員赫頓勛爵(John Hutton),打壓公共退休金的提倡者,,說道政府的退休金方案已經在經濟危機條件下給予工人「很好的優惠」。數以百萬的工人卻持相反的結論-只有透過堅定不移的鬥爭才能有機會保護到他們和下一代的生活水準。

不幸的是,右翼工會領袖懼怕提出後續的全國行動。尤尼遜工會(Unison)的領導提出下一步的行動為「聰明行動」-也就是局部行動。這是一個重大錯誤。局部或區域性的行動作為輔助之後的全國統一運動可以有其用處,但不能作為其替代,這只會減低士氣甚至可能分化運動。

在 十一月三十日,數以百萬計的工人感受到集體的力量。同時間,大部分人明白到沒有更進一步的行動,政府就不會讓步。右翼的工會領導之所以參與十一月三十日的 罷工是因為是受到工會成員的壓力,他們對領導層沒有發動六月三十日的罷工十分不滿。現在許多工會人士在罷工過後信心大增,右翼領導很難再阻止之後的共同行動。

蘇格蘭的尤尼遜工會(Unison)已經一致通過在一月二十五日舉行共同行動。國家工會代表網絡(National Shop Stewards Network)舉辦了大型運動搜集簽名並在工會支部中通過動議推動行動,並在遊說英國總工會(Trades Union Congress,TUC)組織要求進行後續行動中起了關鍵作用。國家工會代表網絡(NSSN)是一個由選舉的工會代表組成的草根網絡,而社會主義黨和工國委的成員在其中擔當領導作用)。

社會主義替代 

另一個關鍵工作就是要提出一個方案來代替全部三個主流政黨主張的「緊縮資本主義」。參與十一月三十日罷工的最大工會都是與工黨有聯繫 的,並由他們支援工黨大部分財政。工黨領導文立彬(Ed Miliband)在壓力下,並沒有像六月那樣反對這次的罷工-但他也清楚表明他並不支持它。他甚至說工會「掉進政府的圈套」。工黨的影子財相埃德•鮑爾斯(Ed Balls)亦表示工黨政府同樣的也會削減公共服務部門工人的退休金。現在群眾廣泛認為削減開支只會深化經濟危機,因為稅收減少了,而求援人士卻多了。就連歐思邦在秋季的演說中提出除了大量緊縮開支外,刺激經濟來扭轉局面。但由於工黨同保守黨跟自民黨一樣接受了資本主義的市場邏輯,它也只能接受打擊工人生活的「必要」。

Image 2549

但是,社會主義者跟數以百萬的工人說不!工人階級拒絕為一個不是由我們搞出來的爛攤子而埋單。除了工業鬥爭,我們也需要政治聲音-否則的話工人們就會好像一隻手被綁在背後進行鬥爭。我們提出工會們應該停止捐助工黨,並派代表以反對任何緊縮政策參加選舉。

公共及商業服務工會(PCS)在歐思邦的1,110億英鎊的緊縮開支提出後立刻擺出替代方案。它反過來提出將富人逃掉的1,200億英鎊的稅項徵收回來就不需要削減開支了。社會主義黨與整個勞工運動都支持這個訴求。

不過,現今資本主義危機的深度與擴散速度,及其對英國數以百萬計工人和世界範圍的工人的生活水準的毀滅性打擊,凸顯了不單是需要解決眼前燃眉之急的方案來減輕工人的負擔,亦需要「改變制度」的更深層次的解決方案。而這就是釐清並為民主的社會主義替代而戰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