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日立工人靜坐罷工

數千名電子工廠工人罷工要求就業保障和賠償

中國勞工論壇(chinaworker.info)報導

從上周日開始,位於華南深圳的一家日資硬碟廠有超過2000名工人罷工要求雇主支付解雇賠償。罷工者發起靜坐以封鎖日立全資子公司深圳海量存儲設備公司的大門。工人稱日本老闆們虐待中國工人。

Image 2491

日立將它在深圳的子公司的股份賣給美資西部數據公司。出售協議沒有規定工人的賠償,工人們擔心他們會被美國新老闆們作為新員工對待。

自由亞洲電台引用一個工人代表的話,一名日本經理告訴工人,他們在這家公司的工齡將被歸零,同時沒有任何賠償。

這週幾百名工人在工廠外發起靜坐,拉起橫幅要求賠償,稱公司不給予賠償的決定是「可恥的」。

據報導日本經理週一走訪了工廠,但無法勸說工人復工。

在工廠大門靜坐

Image 2493

「公司大概有4,500名工人和技術人員,自從上周日晚上開始就沒有人工作了。超過2000名員工參與靜坐。」,一位工人的發言人徐說。

工人封鎖了公司的倉庫以阻止產品出貨。西部數據計畫在明年3月前完全接管該廠。

「我們不知道新公司會不會炒掉我們。我們同樣不知道新公司會不會把我們當新員工對待。」徐說,他補充說工人們要求買斷工齡的賠償。“我們要求賠償,我們中許多人為海量存儲工作了好多年。”工人們同樣抗議加班沒有加班費,這導致了早先2007年海量工廠的罷工。

一位海量工作了12年的技術人員說他的月薪從4000元下降到現在的剛剛超過3000元。

Image 2492

2011年的罷工潮

海量罷工是最近席捲中國廣東、浙江、上海和江蘇等主要出口地區罷 工潮的最新一個例子。最近大罷工是為了反對減薪、解雇和工廠被搬遷到其他勞動力更为廉價的内陸省份和國家。全球經濟的動盪形勢和諸如歐盟這樣的出口市場的 危機,給中國工廠的工人增加了壓力,他們其中大部分是只有極不穩定的短期合同和工作條件惡劣 的外來農民工。

在許多例子中,新一輪罷工潮中的罷工者不再是新手,而是已經參加過之前的罷工。工人的策略得到進一步發展——諸如靜坐和嘗 試阻止老闆搬走工廠設備。相比此前的勞工糾紛,非正式的組織、關於罷工策略的討論和代表的選舉無疑在今天起到更為重要的作用。對出現獨立工人運動和真正的工會異常恐慌的一黨專制當局而言,這實在是一場噩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