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該怎麼看「二水事件」?

荒島孤鴉 社會主義者blog

彰化縣素來為公民運動的搖籃。1925年的「二林事件」開啟了台灣農民運動的新頁,而最近二水國中發生的「鞋子革命」,則替廣大的書包階層群眾長久被忽視的權益發了久違的一聲。
規定男生只能穿黑色運動鞋、女生只能穿白色運動鞋,這種毫無意義可言的校規,我們實在懶得再多形容它的荒謬了。這類硬性規範只是學校為了掩滅學生所能表現 的 一絲美學自由,從而以外觀上的一致性達成思想上的一致性,方便管理在基測到來時不顧各學生多樣性的性向爭取榜單上更多「明星學府」的名額,以讓學校的招生 和營運得以繼續進行。各種外在表現的束縛,都只是為了一千多天以後的升學考試做預先洗腦工作。而這樣的升學制度,本質上不過滿足一小部份具學術傾向學生的 需求,剩下為數眾多不同性向的學生,則在一個受資本家嚴重剝削的技職教育下成為變相的廉價勞工。目前台灣高中生和高職生人數相近,校數比卻高達七比三,突 顯教育資源政策上的分布不均;即使是高中當中,一些「後段」的學校學生實質上根本無心在學術研究中繼續發展,因此也有公私立、前後段和城鄉上資源不均的問 題存在。連教育如此基本的國家施政方針也有如此嚴重的差距存在,遑論社會上其他議題政府是如何地集中資源偏袒少數了。
對於二水國中同學們發起的連署、陳情以及與校方的談判,我們都深表同情和支持~這是一切社會運動的基本要素,相信發起者在往後的日子將能得到更多的經驗。 然 而我們應不忘呼籲他們,在爭取表面的表現自由之餘,更應體察整個學校制度為求生存犧牲學生生涯選擇自由(也就是積極的個體主體性)的壓迫式權力結構。解開 運動鞋、頭髮、衣著等等禁令只不過是個別學校假惺惺的技術性讓步,只要現行的教育制度繼續被學究和資本主義聯手壟斷控制,則廣大的書包階層永無解放的可 能,教育也只是替資本家訓練出更多愚昧勞工和毫無道德良知的御用學者罷了!
回首近年來有關學生權利改革的重大事件,2009年有何明晃法官讓歧視不良環境下成長導致行為偏差的孩童的少年事件處理法修法、馬公高中同學因在網路發表 不 利學校的文章要求校規改革而被記暗過,到2010年則有釋字684號、大學學生成立社團不被允許導致退學的情況發生。上述事件學生們要或位居被動,因他人 憐憫而得以得到權利的保障,要或主動爭取權利,卻因學校威權幽靈作祟,最後以悲劇收場;然而此次運動純為學生自覺之後主動發起,並成功迫使學校當局坐上談 判桌,重新召開校規制定委員會,派出真正的學生代表出現論述學生的立場(而非只是搞笑用的簽名部隊和拍手部隊),真正實現了由下而上具群眾基礎的社會運 動,實為日後類似運動的一大典範。期望更多自覺思想能在各學校間繼續散播,並終有一天改變這個被綁架的教育制度。同為書包階層的同志們,起來奮鬥、再接再厲、讓教育的革命成為社會主義革命的先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