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經濟減速,罷工四起

赫比國際上海工廠的女工反對解雇的罷工已持續8天

文森特•科洛(Vincent Kolo),中國勞工論壇

新加坡的赫比國際電子產品製造公司在上海浦東區的工廠的接近400名工人持續他們的罷工。(勞資)談判破裂,員警對罷工採取強硬態度。十幾名工人昨天被捕(12月6日),工人抱怨員警在糾紛發生後曾經毆打工人,迄今糾紛已經持續8天了。

為蘋果、惠普、黑莓(RIM)和摩托羅拉作代工的這家公司準備把工廠搬到城市的遠郊。這個工廠中大部分是女性工人。他們不想隨廠搬遷並要求獲得公司賠償的合法權利。

“我們長期超長時工作,有時一天要幹二十個小時。即便是有班車一天也要一個半小時的路程(往返就是三個小時),事實上,我們就根本沒有休息時間了,”一個來自四川的農民工說。

“許多人已經在這裡了幹了好幾年了。要是中止合同,得給我們賠償”她告訴《南華早報》。

“他們把工廠搬走,但我不想去那裡,”一個姓張的工人告訴路透社。“現在他們不想賠償我們,連一分錢都不想給。”

 
上海赫比工人罷工反對沒有賠償的解雇
我們要真相”

上海浦東的金橋工業園區赫比工廠入口已被罷工工人封鎖數天。工人的橫幅上寫著“我們要說法!我們要真相!”在這個罷工和工會組織非法的國家,婦女的鬥爭,並有能力維持這麼多天,這一行動是非常令人印象深刻的。這一家工廠在七八月間也發生了一場持續兩周的罷工抗議把生產線轉移到江蘇省蘇州市的計畫。

工人拒絕在一個不會給於任何賠償的公司協定上簽字,該協定違反中國《勞動法》。工人說工廠計畫招收新員工。數十名員警被部署在工廠外,工人說員警在上周星期三(十一月30日)毆打了一些罷工者。

“這深深地傷害了我。我們為他們拼命工作。他們卻違反勞動法要求我們離開而不給任何賠償。為什麼當局偏向他們?”另一個罷工者說。

這家公司明顯得到了當地政府的支持,採取了強硬立場破壞罷工。在12月6日星期二,當工人們在早上6點到達工廠設立糾察線的時候,工廠的大門被近200名員警團團圍住,員警要求女工遠離大門。員警逮捕了大概十二名試圖在工廠外面的街道上靜坐的工人。同時公司發出最後通牒說如果員工不在三天內回去上班,將被公司除名。

赫比國際全球雇傭超過2萬名雇員,並有15家工廠。包括在中國-上海、成都、天津、廈門和蘇州的五家工廠。其在墨西哥、波蘭、新加坡和泰國同樣建有工廠。

工人鬥爭的興起

最近隨著工廠訂單下滑、出口市場萎縮和老闆們想法設法削減勞動力成本——增加食堂和宿舍價格,拖欠工資以及日益把生產從中國沿海的製造業核心地區轉移到更低工資的省份或鄰國,中國出現了越來越多的罷工。

在南方廣東省受雇於鞋、服裝、手錶、傢俱和電子產品生產企業的數以萬計的工人在最近數周紛紛罷工。公共和地方部門的工人同樣在南京(公共清潔工)和上海(公立醫院護工)進行了罷工。在四川省首府成都,數百名國企工人進行了三天(11月28-30日)的靜坐抗議工廠私有化後的股份分配計畫。

近100名職員封鎖英國樂購(TESCO)連鎖超市公司在浙江省金華市的一家超市。這家超市即將關門而工人仍然被拖欠工資。公車和計程車司機在山東、海南和廣西省分別進行了反對低工資和不公平競爭的罷工。

總部設在香港的《中國勞工通訊》發言人郭展睿表示,一些最近的罷工“顯示了相當程度的組織巧妙”。一個最好的例子便是在百事公司24家工廠中的5家工廠的數千工人聯合進行了一天的罷工。在重慶、成都、福建和南昌工廠的工人在上個月抗議百事將她的中國分公司出售給台資康師傅的決定,他們擔心現有的勞動合同和工作條件會受到打擊。

百事工人利用微博來表達他們的不滿,表現了高度的計畫和協調能力,而在中國為工人權利而進行鬥爭中非常需要這樣的能力。當局如此害怕這一例子,以至於將“百事”加入網路搜尋引擎封鎖的關鍵字中。

正如在上海發生的赫比罷工中一樣,警方和當地政府官員對最近的糾紛一般都採取強硬路線。上個月東莞裕成制鞋廠的十名工人在員警鎮壓數千工人遊行的時候受傷。

最近罷工的集中爆發在“共產主義”的上層領導層中敲響了警鐘。周永康,作為安全方面的最高領導官僚,在這周開始的時候警告由於當前經濟條件,社會動盪加劇的困境。

“特別是面對市場經濟的負面影響,我們還沒有形成一套完備的社會管理體制機制,”周永康說。對於該怎麼做,他說,“是擺在我們面前的重大而緊迫的課題。”

經濟放緩

當前的工潮和去年有著相當不同的經濟背景。中國經濟放緩和信貸緊縮開始蠶食企業的利潤。工業產出實際下降,11月採購經理人指數(PMI)下降到49(低於50就意味著緊縮)。

儘管現在通脹仍然是廣泛的談論話題—甚至在封鎖工廠的工人中—大多數最近的罷工都具有被動防衛性質。工人不是為加薪而鬥爭,而是為了回應來自資方的攻擊:解雇、遷廠、減薪或者私有化。工人將在即將到來的2012年面對更大的威脅。

代表香港製造業資本家的香港工業總會最近警告說,在臨近香港的廣東和中國其他地區的5萬家港資工廠中的三分之一可能在年底之前裁員或者關閉,威脅數十萬農民工的工作。

東莞裕成工廠的一名罷工者說:“甚至在金融危機期間我都沒見過這樣大的壓力。”

隨著各公司削減成本或減產,拖欠工資和老闆潛逃的現象很有可能不斷增加。一個北京大學下屬的非政府組織最近進行的一項調查顯示,41.2%的建築工人(幾乎全是農民工)都有工資被拖欠的經歷,一些時候甚至是無限期拖欠。專家預測這些問題在未來幾個月內將變得更加嚴重。調查同時顯示,75%的北京建築工人沒有勞動合同。隨著政府金融管制開始生效和房產銷售直線下降(上個月房價在一些地區下降了15%),許多建設專案已經被拋棄,同時拋棄的還有雇傭的勞動力。

需要團結

中國勞工論壇正加緊捍衛中國工人權利的鬥爭工作。全球資本主義危機深化將意味著中國工人面臨新的衝擊和挑戰。

我們呼籲釋放所有被上海警方逮捕的赫比罷工者,抗議這一事件和其他最近發生的針對為捍衛權利而鬥爭工人的殘酷鎮壓。同樣我們抗議赫比明目張膽的破壞罷工和地方當局協助反工人行動中所扮演的角色。工人需要組織和團結-自由的工會-為保衛他們的權利反對老闆和專制政府。

即使在一個工廠內的團結罷工,也需要來自其他工廠的支援和組織聯繫。而這當然也是中國獨裁當局要不惜一切代價阻止的。目前迫切需要在城市和 地區間相互聯繫的獨立于政府和雇主的真正的草根工會。這正是在赫比工廠的鬥爭(需要得到來自如赫比蘇州工廠的團結聲援行動)和百事工人罷工中令人信服的例 子所顯示的。

官方中華全國總工會在當前的糾紛中再次顯示它是老闆和政府的代理人。亟需發動國際團結,一個光輝的例子就是美國城市芝加哥的“佔領”活動者在上個月“黑色星期五”發起示威支援中國罷工工人。

 
我們呼籲立即釋放所有被捕的赫比工人

中國勞工論壇12月1日發表的聲援赫比電子工人罷工的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