佔領華爾街:人民的到來令銀行家們瑟瑟發抖

作為世界上最富裕的人之一的華倫-巴菲特在今年早些時候表示:「現在正在進行一場階級戰爭……我所在的階級不只是獲勝,我的意思是我們將把他們殺得片甲不留。」

蘿拉-費茲傑羅(LAURA FITZGERALD) 愛爾蘭社會主義黨(工國委CWI愛爾蘭支持者)

在二十世紀七十年代末新自由主義的猛攻底下,製造業由於利潤率的下降而轉移,經濟走向金融資本主義,尤其是令美國工人階級大受打擊,「美國夢」開始破滅,而極少數富豪的財富大量增加。

美國的去工業化狀況就像電視連續劇「火線」(The Wire)中所描述,即惡性循環的絕望貧困,以及由此带来的國家種族主義和社會潰敗。在這種群眾的貧困和精英的繁榮中加速引發了泡沫的爆破和資本主義的災 難。工薪家庭的房屋由於斷供而被貪婪的私人銀行收回,令無家可歸者聚居在「帳篷城」。

一隻巨大的吸血烏賊

在美國的一些城市,以前曾是蓬勃發展的汽車產業的樞紐,現在主要街道變得冷清,而高大的建築物亦正被植物依附。今年七月,美國有四千五百三十萬人要依賴食 物券接濟,創下新高。與此同時,一份新的報告表明世界上前147家公司控制整個世界40%的財富,當中包括如投資銀行高盛等。馬特-泰比(Matt Taibbi)在《滾石》雜誌(Rolling Stone)中描述他們為「一隻巨大的纏繞在人類臉面上的吸血烏賊,無情地把吸血觸手伸入到任何味道像錢的東西中。」

正是在這種情況下, 少數示威者宣稱:「我們是99%」,指的是社會中前1%的精英和其他人之間的巨大差距,並決定佔據華爾街,挑動了美國社會的集體神經。這在適當的時候展示 了美國資本主義制度的不平等狀況,工人家庭、學生、年輕人、失業者、有色人種等面對的不可接受的市場獨裁控制的生活狀況,和寄生銀行家吸血鬼與其走狗政客把持的美國社會的狀況,並展開了相關的討論。

國際主義:佔領全世界

現在佔領的營地已經成功地凝聚起運動的力量,以及年青人與工人的反對緊縮的鬥爭,並因此得到廣泛而積極的支持,它已經能夠和在智利和西班牙發生的運動一樣,動員起數萬群眾。

國際主義已經向正在反抗的年輕人和工人以及世界各地的失業者說明全世界團結抗爭的必要,以挑戰全球範圍統治和把持世界財富的1%的人以及他們控制的權力。 2011年席捲阿拉伯世界的革命給予了這次佔領行動巨大的靈感,在埃及解放廣場(Tahrir Square)的佔領運動給希臘和西班牙的佔領運動提供了參照。所有這些運動都在鼓舞著世界各地的其他佔領運動。

佔領華爾街已經獲得顯著的支持度。據《金融時報》所述,59%的美國人支持佔據華爾街,事實上,即便是歐巴馬已經感受到壓力, 值得一提的是這反映在他的演說中虛偽地提及到1%的人和99%的人。

擴展到工人階級中

佔領行動比茶黨的受歡迎程度更高一倍,茶黨瘋狂的右翼方式正反映了美國社會的階級差距,而支持佔領行動的輿論已經在媒體中廣泛散播,即使那些超級富豪們擁 有和控制著右翼大眾媒體。這群激進的年輕人絕對有可能影響到最廣大的工人階級和被壓迫者。事實上,當一百名身穿制服的伊拉克戰爭老兵出現在反對1%的佔領 華爾街運動,和聲援奧克蘭佔領運動中反對警方暴行的遊行,已經使我們得以窺一斑而知全豹。

對於團結佔領運動發展的關鍵是在於它能夠在多大程度上接觸和動員作為整體的工人階級,尤其是有組織的那部分工人階級。

佔領是不夠的

今年初在威斯康辛州曾經有一場壯觀的運動以反對嚴厲的反工會法,雖然當時並沒有取得勝利,但這場運動充分說明有組織的勞工和工人階級作為整體對於改變整個 社會的重要性——這就是一個原因,為什麼整個美國到處都在試圖削減工會的權利,因為那1%的人恐懼工人潛在的力量,而這些力量會以總罷工和罷工行動明確地 表現出來,這些行動的力量將足以使整個社會停擺和遏制精英們難以形容的龐大的獲取利潤的能力。

10月底希臘工人發動的48小時總罷工說明這一點——在此期間,五十萬雅典工人和青年人發動了大遊行,整個希臘社會陷於癱瘓。

佔領行動本身遠遠不夠——在埃及佔領解放廣場運動激發工人發動頑強的罷工行動從而才令穆巴拉克下臺。

在加利福尼亞州奧克蘭市,佔領運動已向這個方向走出重要的第一步。在警方暴力打傷史考特-奧爾森(Scott Olsen),——一名參加佔領奧克蘭運動的24歲伊拉克退伍軍人之後,當晚憤怒的群眾大會呼籲11月2日舉行總罷工。

在之後的新聞發布會中,佔領奧克蘭運動宣佈以1946年奧克蘭總罷工為榜樣,佔領行動喚起了美國勞工運動引以為傲的傳統。他們正確地看到了抗議行動需要升 級,並期望工人採取罷工行動,許多工人積極地號召著罷工,並以此對工會領導人施加壓力,但不幸的是工會領導人沒有積極號召罷工或鼓勵其成員參與,除了要求 他們每天準時下班。因此,在當天發生的工業抗爭行動仍然是有限的,只有小部分工會組織的教師和碼頭工人參與其中。但這次抗議行動令奧克蘭港口被迫關閉五小 時。

奧克蘭「大罷工」的例子說明佔據行動仍然處於初步階段的性質。為了能夠組織總罷工,工人本身必須在城市心臟地區組織佔領,並盡可能在工作場所中組織起罷工 委員會,迫使工會領袖呼籲實際行動,如果這些集會發展良好,就能夠組織有效的工業行動,包括罷工行動。當然,佔領奧克蘭運動的樂觀情緒有利這一運動本身的 發展。

需要政治替代方案

沒有一個有組織的政治力量來代表99% 的工人、失業者、窮人、年輕人等的利益,這是一個必須解決的問題。簡單地說,民主黨人和共和黨人代表1%的不同兩翼。而冬季的到來令留在營地變得困難,反 企業,反銀行家運動所代表意義,在於可以在未來繼續保持和進一步組織和更有意義的行動,亦可資助組織以此為基礎发展起来的新政黨,並同時幫助工人解決阻礙 其激進行動的工會高層保守官僚。

對資本主義的質疑在佔領行動中廣受歡迎,同樣,它的靈感來自阿拉伯的革命。然而後者也提供了一個重大的警示。埃及和突尼斯只完成了一半的革命,如獨裁者雖已被勇敢地推翻,但在現實中的相同的制度,——一樣導致貧困和青年失業問題的資本主義制度,——卻仍然存在。

只要追逐利潤的準則仍在繼續,財富關鍵部分和經濟的關鍵環節仍掌握在私人手中,就沒有實現真正的民主。為了打破1%的統治,必須發動一場真正的挑戰資本主義運動。在明確的反對資本主義的基礎上,加之尋求替代方案的視野,佔領行動將會變得更強大。

社會主義政策是這樣一種替代方案,即社會中的重要財富和創造財富工具由(人民)民主擁有和控制,在各個層面實現真正的民主參與,根據多數人的需要規劃經濟。

在爱爾蘭,正如佔據都柏林聖母院街道(Dame Street)、佔據科克市和佔據貝爾法斯特等,一小部份立場堅定的人開始紮營留守,那麼社會對這些想法的討論將變得極有正面效果;當社會中更為廣泛的階層參與其中,那麼就能夠支援參與者為實現真正的轉變而產生重大衝擊,並真正挑戰那1%的少數。

Image 23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