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所謂「暴力」抗議的真相

建制派對「暴力抗議」的歇斯底里旨在為曾偉雄護航

抵抗,香港社會主義行動

香港警察西九龍總區指揮官鄭仕廉在接受《南華早報》(2011年9月16日)的採訪時指出:「並沒有數據表明近年來的抗議行動趨向激烈。」

當民建聯和其他親建制政客發動針對社民連成員所謂「暴力示威」抹黑時,鄭仕廉的言論無疑是當頭一棒。在區議會選舉日近的情況下,他們試圖將市民的目光從副總理李克強八月中旬訪港時的治安醜聞上轉移開來,這是司馬昭之心,路人皆見。

因 警察有恃無恐的暴行而觸發的民憤,令警務處處長曾偉雄的下台壓力日益增大。因此為了保護曾偉雄,建制派及親建制團體前仆後繼地在所謂「暴力示威」問題上大 做文章,因而嚴重地歪曲了整件事情的本來面目。建制派希望阻撓任何對曾偉雄授意下的警察暴行所作出的調查,同時亦急於消除對此事的一切爭論,特別是關係到 李克強訪港的事情上。

V煞面具

右翼建制派政黨在九月十六日的立法會保安事務委員會上 提出動議,要求譴責九月一日發生在遞補機制論壇上的「暴力和混亂」。建制派政客和媒體似乎都著眼於香港和國際間戴著「V煞面具」(出自電影「V煞」)的示 威者身上。社會主義行動不主張在示威的過程中戴上面具,但媒體在面具這個問題上的關注已經完全不成比例,而且是在有意無意地誤導公眾。

DAB politicians stage protest at Legco security panel against V masks

民建聯在立法會保安事務委員會開會期間舉行抗議活動反對V煞面具
親建制陣營對於九月一日論壇的描述版本是:政府在對立法會的遞補機制存廢修改正在進行「諮詢」,而政府對此事並無任何責任。當日我們所 見的衝突畫面是論壇主辦方拒絕讓反對遞補機制的人仕進場。當時的最大的衝突是在於推開會場大門,但並沒有人受到實際傷害,而主辦方是可以採用很多不同的方 法去避免衝突。然而,一些建制派的政客和報章社論則將九月一日的衝突與英國的騷亂相提並論,但英國的騷亂造成了五人死亡,數以千計的商店和財產被破壞。這 種類比完成是荒誕不經,而且是詆毀了這些政治事件的嚴肅性。但與此同時,諷刺的是親北京的政客讚許地引述了「民主的」英國首相卡梅倫,對於要年輕人「恢復 紀律」。
當民建聯政客劉江華在立法會上呼籲「零容忍」,並敦促所有議員支持警察「維護法紀」時,這件事件的真正目的才顯露出來。立法會保安事務委員會以 十一票贊成通過了這個譴責議案-投票支持的還包括民主黨的張文光。只有社民連的梁國雄反對。梁國雄在九月一日的論壇上抗議其間被政府支持者襲擊,但保安事 務委員會的建制派成員卻回避了這一點,因為這與他們想要傳播的政治訊息自相矛盾。
我們必須要認清的是這一資本主義當局是建立在「政治暴力」之上。同樣,香港當局的警察暴政和政治中也滲透了「北京化」的特徵。當討論到實際的政 治暴力,如六四事件,同樣是在立法會,政客們卻都保持了沉默。目前建制派一致地行動,目的是為了打破香港的政治平衡以實行更大的國家鎮壓(如李克強訪港期 間),並以通過廿三條和取消補選「漏洞」以限制政治活動,並遏制全面民主化的要求。這個反動的計劃-「北京化」香港政治-必須大力抵制。
抗議警方手法

香港警方在到訪的三天中(八月十六到十八日)動員了香港十分之一的警力,組成固若金湯的「核心保護區」,保衛副總理讓他遠離示威反對的影子。警察更利用這次李克強的到訪用作未來行動的訓練-譬如在通過了二十三條以後。
記者協會抗議對媒體的限制-在李克強二十二個行程中,有十二個新聞媒體被排除在外。香港大學的學生被無辜以及非法地拘捕、禁錮及不善對待,他們的學校頓時成為了一個小型的警察國度。

當警務處處長曾偉雄第二次出席立法會時,記者們紛紛穿上黑衣以示抗議。而學生們則與同其他人今天在香港大學進行另一場抗議反對八一八的打壓。
曾偉雄如今享受著「北京的香港保安首長」一角,一而再再而三的在立法會裡說謊。這顯示了資本主義國度裡的「強硬派」-警察與軍方-如何藐視「民主」機器,尤其是立法會這種無牙老虎。
曾偉雄在第一次的立法會質詢裡聲稱將電視記者推開(阻止他攝影警察毆打一穿「六四」衣服的男子)的警察誤把攝影機當成「黑影」。在第二次的立法 會質詢裡,曾偉雄被證實在說謊。有記者拍攝到一名警官當時說:「這是個記者,看好他。」但是警務處處長依舊冥頑不靈,並對立法會堅持說:「我不會再評論有 關『黑影』的論述﹒﹒﹒我不會收回其言論。」
Heavy-handed policing during visit of Li Keqiang

李克強訪港期間,戒備森嚴的香港警察
曾偉雄聲稱香港大學校方主動邀請警方加強保安亦被證實為虛假。校方提供給立法會的詳細會議記錄顯示了在李克強到訪前和警方的討論。並不是大學,而是警方要求這個所謂的「核心保安區」。

被政治化的警察

這些事件導致了政治上的兩極化。建制派的宣傳攻勢使得許多人被當中的暴力示威迷惑。泛民主派政黨的領導,都著眼將近的區議會選舉而尋求與政府更多的妥協,已經毫無能力-比以往更認真地-就這些議題挑戰員警與建制派。

再者,警察在曾偉雄的領導下比以前更政治化起來。在曾偉雄第二次出席立法會當天(九月十二日),網上群組組織警察穿白衣,對抗記者協會的「黑衣」行動,並指傳媒抹黑警方。

社 會主義者們一直以來都解釋在階級社會中的警察,與同國家機器的其他部分一樣都並不是中立的,而是維護著統治階級的財產及利益的。而如今,北京政權越來越擔 心香港的「政局不穩」會影響到內地的政治局勢,因此警察也就不得不去掉舊的面孔而對採取政治與社會遊行示威更強硬的態度。

不滿的增加

這 對北京和香港政府來說是一個冒險的策略。在這個有七百萬人口的城市中,社會及政治緊張局勢正跟隨貧富差距而加劇,五個人裡面有一個生活在貧窮中。而根據樂 施會最近的報告,營養缺乏的現象在增加,有十四萬戶家庭未能提供兒童充足的食物。這些難以忍受的煎熬導致這對建制的強烈不滿與憤怒。去年的一份調查顯示百 分之二十四的人支持「更激進」的抗爭手法——他們不只是在指「V煞面具」。

社會主義行動(工人國際委員會(CWI)香港支持者)最大程度支持動員反政府的抗議。我們必須要阻止他們昭然若揭的計畫,反對以警察更大的控制政治運動並打壓我們的示威權利。
這只能靠一個有組織有紀律的抗議示威才能吸引更多的人加入並政治化這次抗爭。當然單靠遊行是不能夠達到政治改變,正如中東的革命中尤其是工人階級的罷工和其他群眾運動,才是社會變革的關鍵。

這就是為甚麼社會主義行動的支持者提出學生一天大罷課的訴求,以抗議警方對香港大學校園的佔據,並要求曾偉雄下台。這樣的罷課可以增加對政府的壓力和團結其他鬥爭組織,實踐證明在學校和工作的集體行動並建立起民主而具鬥爭性的工會學生會的重要性。

圍 繞李克強到訪的事件充分顯示香港的民主抗爭,並作為全中國反獨裁運動的一部分,將會面對來自本地資產階級建制與北京政府的更大打壓。由親資本主義政客領導 的舊的泛民主運動經已處於危機及停滯之中-不能夠也不願意帶領真正的抗爭。但是新的運動就需要從願意抗爭的群體中建立起來,尤其是青年們及工人們。最近的 七一遊行的群眾大量動員顯示了這種運動是有群眾支持的。社會主義行動致力將這成長中的運動加入社會主義的意識並使其擁有正確的抗爭模式,確保最終的勝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