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國:塔克辛的複製人當選,但社會矛盾會持續下去

 

8月5日泰國前總理塔克辛•西那瓦的妹妹英拉•西那瓦當選泰國28屆總理,與其具有爭議的兄長大亨一樣,英拉是一位女商人

工人國際委員會(CWI)馬來西亞支持者

她是該國的第一位女總理。只有44歲的英拉也是世界上最年輕的女總理。塔克辛支持者領導的為泰黨(PheuThaiParty)以絕對多數贏得了7月3日的大選而使英拉登上總理寶座。為泰黨贏得了500個議會席位中的265個,並與一些小黨派階層聯盟,從而形成一個300個席位的多數派聯盟。

表面上看,英拉政府似乎穩定。它在議會中有60%的支持率,而且在這一階段反塔克辛 運動相對衰弱,而軍方也缺乏支持。但許多尚未解決的社會與經濟不滿可能引發新的衝突。泰國經歷了許多軍事政變,王室的干預和通過起義與抗議的方式迫使總理 下臺。政府的所有這些變化都是為了維護資產階級的利益,而忽視了工人階級和農村貧困人口的需求。

沒有“蜜月期”
新總理將沒有“蜜月期”。投票支持她的“紅衫軍”和中低收入者將要求她履行“民粹主義”的競選承諾。這些措施包括急劇增加最低工資、建設高速鐵路線、向小學生提供免費電腦和改造醫療保健體系。鄉村的窮人希望英拉效仿塔克辛2001年至2005年的政策,作為第一個提出用廉價的醫療保健和鄉村發展的資金以滿足數以百萬計的人的需要的泰國總理。但對於城市居民來說,塔克辛是腐敗專制的,執行新自由主義的計畫,並大搞裙帶資本主義。
泰國的資本家階級已經出來反對英拉“民粹主義”的承諾。他們相信這些承諾將破壞該國的國際競爭力,以及增加通貨膨脹和預算赤字,因為這些措施在未來五年的費用可能高達770億美元。有些公司已經威脅如果英拉政府提高最低工資他們將把公司遷出泰國。為了安撫商人階級,新政府預計將削減公司稅。但公共債務(預計將上升到GDP的60%)和世界經濟增長的不確定性的增加可能導致政府在自己“民粹主義”競選承諾的道路上走不了多遠,並破壞資本主義經濟。
英拉也面臨著嚴峻的挑戰,如何安撫2006年推翻塔克辛的軍事政變後,相互衝突的她哥哥來自農村的支持者“紅杉軍”與城市中軍方和精英的支持者“黃杉軍”。這場政變是由感到被塔克辛裙帶資本主義邊緣化,與王室和軍方關係密切的商人的利益而進行的。“紅衫軍”和“黃衫軍”之間的衝突導致此前四屆政府衰弱。
去年紅衫軍支持者佔領了曼包括商業中心在內的某些地區,並遭受了由阿披實領導的“民主黨”政府的軍事鎮壓之苦。軍方殺害了90多人並導致數百人受傷。英拉被描述為塔克辛的“複製人”,並且黃衫軍的支持者和民主黨將監視她的一舉一動。如果她看起來有利於塔克辛和他的紅衫軍的支持者,他們可以發動群眾以抗議自己的利益被剝奪,正如他們在與塔克辛相關的前政府期間所做的。
塔克辛陰影下的英拉
英 拉,以前從未擔任過政府公職,而只是一個由家族所擁有的房產公司的總裁。就在幾個月前,塔克辛才敦促她領導泰愛泰黨。在不同派別爭取最高職位的混亂中,推 出英拉以便結束爭吵和贏得選舉。眾所周知的,塔克辛是為泰党事實上的領導者和出資人,在他流亡迪拜中全面捲入遙控大選的獲勝。英拉用她的溫柔和迷人的個性“不僅獲得了塔克辛的紅衫軍支持者的選票,也獲得了婦女的同情以及一部分城市商業階層的支持。那些支持的紅衫軍的人們也利用選舉以向支持民主党的阿披實的軍方和傳統的精英傳達抗議的資訊。
最 近,塔克辛在迪拜和汶萊會見了泰國的部長候選人。這說明他將如何嘗試不斷和精心利用他在黨內的權威為英拉政府制定政策和方向。然而,在她兄的庇佑下獲得權 力的英拉,不希望被認為她是他的傀儡。在同意塔克辛可以返回泰國之前,她會慎重行事,以避免激怒可能導致她的政府陷入困境的黃衫軍的支持者。
人所熟知的是塔克辛與柬埔寨首相洪森也有良好的關係,可以利用選舉結果以軟化泰國和柬埔寨之間的邊界爭端。但任何使得泰國處於不利或甚至妥協的立場都會導致令王室和軍方有聯繫的民族主義者不安。
如果政治大赦允許塔克辛返回泰國並取消最高法院對塔克辛的二年徒刑的判決,當時作為總理的塔克辛在2003年幫助其前妻購得國有土地,這可能導致黃衫軍支持者發動新的街頭抗議。
一旦患病的國王去世,不可避免的繼承危機也會帶來不確定性。這可能在政治上對英拉產生影響,因為塔克辛和皇家沒有良好關係。
社會主義者和民粹主義
推動右翼民粹主義的塔克辛在2001年到2005年任總理期間吸引農村貧困人口。這是在缺乏一個工人階級群眾組織,能以明確的政治替代方案表達農村貧困農民的需求。當時,農村的主要組織如“窮人大會”不加批判地支持塔克辛的民粹主義,只是因為他表達了部分貧困農民的需求。不幸的是,窮人大會的領導與以前傾向于毛主義和非政府組織激進主義的泰國共產黨的成員沒有明確的政治替代以解釋塔克辛政權的資本主義性質。
當時,和農村貧困人口一樣,曼谷的工人階級也受到1997年的亞洲金融危機的嚴重影響,而國家陷入政治動盪之中。差瓦立政府僅僅執政一年就由於危機而垮臺。由川呂沛領導的民主黨新政府從1997年到2001年進行了大幅削減政策。此前在差瓦立執政期間由窮人大會發起的曼谷大規模街頭抗議活動所贏得的政府讓步,被川呂沛政府完全取消了。
2001年 選舉中塔克辛之所以能勝出,就是因為他的民粹主義路線贏得了受亞洲金融危機嚴重影響的農村貧困人口的支持。窮人大會的領導發展了與他的合作關係,沒有考慮 對他的親資本主義的政治採取批評的做法。同時,塔克辛利用他的民粹主義者支持以阻止憲法法院指控他刻意隱瞞他的財富要求他自己辭去職位。後來,在該國經濟 有著合理的增長的時候,塔克辛有意識地利用民粹主義政策以維護廣大農村選民的支持,並保持他在政府的權力。他還用他在政府的地位為自己和他的親信們聚斂財 富。他協助國際和本國的資本家剝削工人階級和農村貧困人口的勞動而聚斂利潤。塔克辛的虛偽表明他不是工人和貧困農民的朋友,而只是簡單地利用他們以維持自 己的權力和追求其資本主義路線。
在最近的選舉期間,一些左派團體也不加批判地支持英拉的民粹主義,僅僅是為了擊敗與王室、軍方和傳統的精英有聯繫的民主黨政府。他們仍然對一些所謂的“進步資產階級”或“兩害取其輕主義”存有幻想。他們還沒有從以往的經驗中吸取教訓,在泰國和東南亞其他國家左派們對許諾民主的資本主義政黨不加批判地與之調和。在目前的經濟環境下,英拉面臨巨大困難以滿足工人階級和農村貧困人口的需求,並處於壓力下為泰國資本主義恢復利潤為導向的活動和綱領的。
經濟和社會不穩定
現在泰國和世界的經濟增長率和社會條件與塔克辛政府那時是完全不同的。目前,美國經濟形勢不明朗,2008-09年度開始的嚴重的信用緊縮和具有傳染性的歐洲債務危機已經證明全球資本主義經濟處在歷史上最嚴重的危機之一中,並且沒有形成明確的復蘇路徑。
當前泰國的國內生產總值(GDP)增長為4%左右,非常依賴於中國及其他鄰近國家的經濟增長。然而,中國的經濟增長模式因為建立在大規模的生產過剩和過度投資的基礎上而變得具有內在不穩定性。伴隨著中國出現真正的放緩以及全球經濟的長期不確定性的威脅,泰國和其他東南亞國家都非常脆弱,不能排除另一個“亞洲金融危機”。
雖然泰國人口的大多數仍然從事農業活動,在曼谷和其他城市地區的製造業和服務行業已成為泰國經濟的主要貢獻者。在20世紀80年 代開始的迅速的工業化下,封建地主和其他封建的經濟關係和活動已經慢慢被納入資本主義經濟。泰國資本主義已經增加了本國和跨國資本家的財富,而忽略了工人 階級和貧困農民的社會和民主的需求。這顯示了工人階級的作用:即使在社會中他們是少數,他們仍然為資產階級提供了主要利潤。
這加 強了建設一個獨立的工人階級發揮主導作用的政黨的重要性,並需要同時使之與貧困農民、青年和其他受制度壓迫的人結成聯盟。為了對付親資本主義政策、以及塔 克辛和現在英拉的政治機會主義和右翼民粹主義,這是至關重要的。這樣的黨也應該基於用民主社會主義替代資本主義的議程。應該為工人階級、貧困農民和其他被 制度壓迫的人擬定出鬥爭的前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