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居留權的衝突 ——社會主義者的立場

反對種族主義•需要聯合鬥爭反對新自由主義和資本主義

社會主義行動香港報導

以下單張 的內容是社會主義行動(工國委(CWI)香港支持者)就來自菲律賓和亞洲其他地區外籍傭工居港權問題辯論所做出的回應。目前在香港大約有30萬外籍傭工, 他們是最受剝削的勞動階層。他們提供的服務——照顧老人和照顧父母長時工作的孩子——是因為政府根據其新自由主義的口頭禪“大市場,小政府”拒絕提供相應 的社會服務。儘管香港政府已經積累了世界紀錄水準的財政儲備——平均每一個香港居民有五十萬港元的財政儲備,但政府仍然如此無視民生!

正 如今年早些時候,建制派和媒體針對內地新移民的種族主義攻擊,將之視為香港經濟和公共服務的“包袱”,而今天又使用同樣的分化和假論據將外籍傭工視作社會 危機深化和服務崩潰的替罪羊。這一運動的猛然釋放是因為三位菲律賓傭工決定決定向法院要求與其他人一樣永久居住的權利——如從美國或歐洲來的外籍人士在香 港居住滿七年即可獲得居港權。

幾乎在上次選舉中全軍覆沒的自由黨的腐爛殘餘抓住這個問題,試圖奪回部分選票。其他親建制政黨,如中共在香 港的政治“分身”民建聯也加入這一反外籍傭工的運動,以尋求在即將到來的區議會選舉中贏得廉價的支持,並削減民眾中對政府政策的憤怒。作為這一運動的一部 分,這些右翼民粹主義政治家也針對中產階級民主政黨公民黨進行攻擊,因為它站出來從人道主義的立場主張給與外籍傭工平等的法律權利。公民黨主席表示,因為 在這個問題上的立場,它現在面臨成立五年以來“最大的危機”。不幸的是,儘管其本意是好的,但因為這個政黨並不挑戰資本主義,因此缺乏可行的政策以維護就 業和工人的生活水準,也不能提供對建制派種族主義活動毒藥的有效的抵抗。

右翼民粹政客煽動種族歧視

工人本是同根生 資本權貴且受刃

三 名外藉家傭根據《基本法》申請司法覆核,以爭取外藉家傭居港權資格,驚動香港政府及腐朽的立法會內的右翼政客,生怕英殖民時期以來剝削外傭的制度有絲毫動 搖。他們寧願剝削廉價的亞洲外傭,也不要政府投資重要的福利設施,如老人及幼兒照顧服務。右翼民粹政客抹黑外藉傭工為香港的社會負累(就像有時抹黑大陸新 移民一樣),然而問題癥結是政府長年以來對教育、醫療、老人及幼兒照顧服務投資極為吝嗇,為商家財團維持全球最低的公司稅率。

君不見今年 香港的醫生及教師抗議工時過長及經費短缺?——問題就在於政府和其所維護的制度導致服務下降。今天右翼力量在此煽動的反對外傭權利的抗議行動——其實就在 幫助政府和超級富豪們隱藏真正的罪行。那些攻擊外傭的政客同樣也要為香港所有基層工人的低薪和惡劣工作條件負責。這就是為什麼社會主義行動來此抗議。

外 藉傭工來臨香港工作本已承受種族歧視及雙重剝削,以汗水釋放香港勞動力創造財富,享有本地勞動者同等福利本屬應有之義;而居港權乃基本之民主權利,社會主 義行動務必捍衛。社會主義行動讉責政府及右翼政客煽惑種族排外民粹激化族群矛盾,分化工人及基層之反抗力量,將外藉傭工和大陸新移民作為替罪羔羊,轉移公 眾對引起社會問題的真正原因的關注。

公共房屋、醫療及教育設施不足是因為政府私有化及外判政策、財團利得稅率極低等新自由主義政策。眾多普通工人階級家庭被迫依靠勤勞的外藉傭工。

我們由去年最低工資抗爭開始,一直強調捍衛外藉家傭之工人權利。本年度的三八婦女節中,我們有幸團結菲律賓及印尼工人共同宣揚捍衛婦女及工人之權利。我們繼續為捍衛工人生活水準和工會權利而抗爭。而這是唯一能反對種族歧視的方法。

外傭移民恐慌謠言逐一擊破

新民黨葉劉淑儀:若果成功司法覆核入境條例,住滿7年的12萬外傭獲得居留權,會把40萬的家人帶來香港,這將會為香港社會帶來沉重的人口壓力。

社會主義行動:1999年1月,內地新移民爭取港人在內地所生的非婚生子女都享有居港權,當時任保安局局長的葉劉淑儀發表「10年內將會有167萬人可從中國內地移居到香港」之香港陸沈論。然而2007年每日申請單程證來港人數只有93人,比配額限制150人更少!

很多菲律賓及印尼人即使大學畢業學有專精,仍不能於國內找到合適工作養活家庭,以致被迫與家人分離來香港當外藉傭工。大多數外藉傭工本不想來,更莫說成為香港永久居民。諷刺的是,菲律賓工人想避過本國政府的欺壓來到香港,豈料遇到曾蔭權政府下更嚴重的種族歧視及欺壓。

民建聯李慧琼:大量外傭湧入香港,屆時勢必對香港的房屋、教育、福利等各項政策造成無法預計的衝擊。

社 會主義行動:政府的財政儲備為5916億港元,絕對有充裕資金建設世界級的優質公共房屋、教育醫療、老幼照顧等福利設施。香港縱容大財團謀取暴利,利得稅 率為全球最低的16.5%,令公共服務經費少得可憐。正因為政府將老人及幼兒照顧服務、醫療設施及教育服務私有化,私營醫院牟取暴利,公共服務設施則殘缺 不全,香港四名有一名老人輪候至死也輪不到一個床位。社會福利署指出,一個護老院床位的平均輪候時間為37個月。政府未能提供此類服務,所有對此有需求之 家庭(例如雙親均需工作而孩子無人照顧)不得不聘請私人家庭傭工。

社會主義行動要求家庭傭工應納入民主營運的公共服務行業所控制,提供工 作合約保障、生活工資及工會權利。服務殘障人士及老人的家務及個人助理應按需分配,而不是按付款能力分配。故此,這必須成為全面擴展公共服務的一部分,如 幼兒照顧服務、老人及精神病患者照顧服務;以創造大量新職位,並給予可觀的工資及專業訓練。我們應該向富商財團徵重稅,支付以上一切公共開支,建設更優質 的公共服務,終止香港避稅天堂的地位。

自由黨劉健儀:若外傭取最低工資,月薪可三級跳升至一萬一千六百四十八元。

社 會主義行動:特首曾蔭權月薪為33.5萬元,是外藉傭工最低工資3580元的93.6倍!攻擊外藉傭工的自由黨均為利益集團之代表,而葉劉淑儀及謝偉俊作 為立法會議員接近7萬元。這些政客一方面攻擊外藉傭工,一方面造成基層工人低工資及工作環境惡劣,看來最應該削減全體政府高官及右翼政客薪金至外藉傭工水 平!

本地工人領取最低工資28元的微薄水平,政府更以種族歧視分隔勞動市場,令外藉家傭領取更低的最低工資。實際上今天外傭的最低工資水平比八年前更低,2003年4月政府以「沙士危機」為藉口把最低工資由3670元調低至3,270元後,至今水平仍比03年前低!

我 們反對政府以種族歧視壓低工資的慣技!曾蔭權於去年八月「菲律賓人質慘劇案」後,一邊假惺惺上演「同情受難者」的小丑劇,一邊抓住民眾一時仇恨菲律賓人的 排外情緒,翌日立即宣布凍結外傭最低工資為3580元,足見右翼政府對操弄民族情緒是何等警覺、對分化工人的把戲是何等熟練。本地及外來工人的共同敵人, 就是壓低工資的政府和資本財團!

社會主義行動的抗爭綱領:

  • 最低工資40元、最高工時8小時,覆蓋所有勞動者
  • 捍衛本地及外傭工會權利,爭取集體談判權
  • 向財團富商徵重稅,增加公共服務開支
  • 所有家傭服務歸公共服務行業民主控制,開支由公帑支付,按需求分配,全面擴建公共集體老人及幼兒照顧服務,所有公共服務歸公共民主擁有、管理及控制,結束一切私有化及外判
  • 每年興建公共房屋五萬間,民主公共擁有及控制銀行及建築企業
  • 反對種族歧視,全世界勞動者聯合起來,向資本家及剝削者抽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