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班牙:5月15日的運動為新的鬥爭階段打開大門

在當前形勢下,需要什麼樣的組織、策略和政策?

丹尼-伯恩(Danny Byrne),工國委(CWI)

橫掃北非和中東的革命烈火在歐洲產生了巨大的影響。目前發生在西班牙的青年抗爭和遍佈歐洲(甚至歐洲之外)的示威和“紮營”運動是這一影響迄今為止最直接和強大的反映之一。西班牙青年的抗爭在社會中有廣泛的支持,的確包含了革命的元素。任何參加過遍佈西班牙的群眾大會的人會被人們對整個現有體制的厭惡和拒絕舊秩序的程度所震驚。“革命”能 在各種標語牌上被看到,在成百上千人呐喊的口號中聽到。這場運動中成千上萬的人認同沿著革命的道路改造社會,而當前的狀態已不能再繼續下去了。儘管關於革 命是什麼或革命需要包括什麼的清晰的概念還沒有被提出。對革命的社會主義者來說問題在於這些厭恨的情緒怎樣才能引導成為真正的革命性的改變?

不管這些事件在短期是如何發展的。有一點是清楚的,就是這場運動打開了通向新的鬥爭階段的大門,人民決定為一個資本主義制度所不能提供的體面的生存狀態而鬥爭。這場運動是一個社會和階級戰爭時期的第一個階段,標誌著一個在西班牙相對“穩定”的時期的結束。在這些宏大的鬥爭中,這樣一個問題被提出:誰在管理社會和誰的利益會得以繼續維護。

 

不可避免的爆發

總的來說,當前運動的爆發印證了工國委(CWI) 之前的預測。在整個歐洲,工人階級發現面對當前資本主義對生活水準和過去鬥爭成果攻擊之時,他們相對來說沒有做好準備。主要工會的領導們實行一種反對動員 而和資本家勾結的策略,而不是在基層渴望鬥爭的基礎上進行行動。總之,工人和青年沒有一個政治參考點來表達他們反對這個制度和(政府實施的)反社會和親富 的政策。這些因素對西班牙危機發生後的頭幾年的形勢影響很大。

然而儘管如此,資本主義為新的不可避免的社會地震提供了基礎。過去20年的經濟高速增長提高了西班牙,特別是它的年輕一代的生活水準,並許諾了一個“金色未來”。這些期望現在都破滅了。幾乎500萬人處於正式失業中。幾乎有一半25歲以下人口沒有工作,而其中大多數人沒有資格獲得任何福利。1100萬人只有臨時工作。由於當前絕望的形勢,一股憤怒正在聚集。運動在最近階段的發展已經使它能夠克服前方的障礙。西班牙已經不會回到這場運動爆發之前的狀況了。

運動該走向何方?

5.15 運動開始於5月15日,正進入一個關鍵階段。現在特別需要一個清晰的、團結的、攻擊性的計畫來增強和發展這一運動,以避免運動的臨時衰弱和進入歧途。“露營”廣場佔領活動產生了巨大的效果。他們成為了在每個主要城市中討論和抵制的充滿活力的中心。他們贏得了巨大的支持,收集了數十萬的簽名,並吸引了大量參觀者——工人、失業者、領養老金的人和其他人。這些參觀者並不是作為消極的觀眾而是參與進這些討論和大會,並被運動的能量和戰鬥精神感染。一場受到埃及革命激勵的抗議風暴席捲西班牙和希臘。

但是,同樣明顯的是僅僅在全國佔領城市廣場並不足以贏得真正和長久的改變。儘管在最近幾周,廣場佔領在把抗議運動推向公眾的視線中起到了決 定性的作用。但現在需要向前推進,採取有效的行動來取得抗議的目標。群眾參與在石頭鋪就的中心廣場中進行的露營很明顯不能長期持續。到目前為止,抗議者令 人印象深刻地克服了疲勞和缺乏設施的問題。資產階級出版的刊物充滿了對這場憤怒能持續多久的猜測。

這場露營的真正的重要性,即所表現出來的對資本主義制度和政治精英的威脅,並不來自露營本身!廣場抗議者們真正代表的是一種潛力:這一群眾 運動的潛力能夠把社會點燃,把群眾帶入一系列足以震撼資本主義制度根基的鬥爭中。它表現為群眾的政治化,不是在於加入政黨的意識,而是在於大規模的討論社 會應該或能夠如何運行這一問題。這場運動的重心現在需要超越佔領廣場轉向改變社會。它應該基於民主討論並得到同意的行動綱領,並基於討論同意的要求和目 標,而制定可持續的繼續動員的計畫。在繼續保持使用人民的廣場的權利的基礎上,將其作為定期集會和進行運動其它活動的場地。

應該邁出大膽的一步,而絕不後退;以保證運動廣泛發展。在這場鬥爭中,一部分活動者稱應該不惜一切代價避免拆除紮營用的帳篷,準備進行“一場持久戰”,“直到制度改變”。一些人甚至幻想一個“新世界”能 夠在廣場中建立起來,一個反對資本主義社會的平行世界。在一些地區,露營者甚至開始在樹叢和草地上建造簡易棚屋和房子為這個目標作準備!但是成千上萬的青 年,和他們身後的工人階級參加這場鬥爭不是為了在城市廣場上建立平行世界而是為了改變廣場周圍的世界!這場鬥爭的關鍵不在廣場上,而 在工作場所、學校、大學、社區、醫院和所有其他可以發現工人、失業者、學生和其他人被資本主義剝削的地方。

這場運動的“去集中化”,在工人社區(Barrio) 中進行本社區的大會和抗議是一個積極的進展。如果能得以統一、協同和建立,它能夠成為建立一個可持續的、廣泛的、民主的運動的關鍵因素,並真正紮根於工人 和青年之中。社區的廣泛階層、反削減預算活動分子和工會活動分子參與的諸多地區會議,顯示了運動有能力激勵人們抵抗緊縮政策和資本主義制度。然而“去集中化”單 獨並不能帶來這些。群眾運動需要在城市、地區和全國層面上協調行動以最大程度上發揮其打擊力量,並民主決定它的主要要求和目標。我們支持一場在各個工人社 區建立會議的聯合運動,並把這些會議延伸到車間、學校和大學。我們同樣呼籲民主化這場運動,通過工人社區大會選舉代表參加城市和全國性的大會,並有改變和 召回代表的權力,並通過代表參與的定期的全國大會計畫下一步的鬥爭。

 

現在就進行總罷工!

5.15 抗爭很明顯是當前西班牙資本主義最可怕的惡夢,因為西班牙資產階級正在掙扎著給國際市場製造一個“穩定”的印象。但這場惡夢不僅僅是西班牙資產階級的。在勞工總聯合會(UGT)和西班牙工人委員會(CCOO,西班牙最大的工會聯盟)的辦公室和總部裡,這場運動同樣帶來了頭痛。在9月29日1000萬人參與 的總罷工後,工會領導們開始解散對政府攻擊方案的反抗活動。他們同意了勞工改革方案(自從它通過以來,已經造成了數十萬人的失業!)和提高退休年齡。他們現在把他們的目光轉向接受對集體談判權的攻擊,這是自弗朗哥倒臺後西班牙老闆們長久的願望。

然而青年的抗爭起到了推進運動的作用。隨著方案的衝擊和暴力削減開支在接下來幾個月的實施,工會領導們能否繼續堅持他們和老闆、政府談判的政策而不引發來自基層的反抗還有待觀察。5.15運動的後果是增加了工人的進行決定性鬥爭的信心和對工會的壓力。這些能從工會領導更具有戰鬥性的語言上表現出來。他們有可能被迫呼籲儘快進行一場總罷工以試圖重新贏得他們日漸喪失的權威。

為了擴大當前青年運動的鬥爭,發動新的總罷工的要求是及其重要的。這一重要性在運動需要運用所有在當局壓迫下的人的潛在力量進行有效的強大 的行動。對青年來說,在鬥爭中和工廠中的工人聯繫起來是十分關鍵的。面對接二連三的攻擊的工人階級代表了西班牙和其他資本主義社會中最具決定性的力量。它 在生產中是決定性的力量,而作為一個有集體覺悟的工人階級能領導建立一個新的民主社會主義社會。它同樣有能力癱瘓經濟活動,國家和社會的運作。總罷工是這 一潛在能力的最有力的表達。作為可持續鬥爭綱領的一部分,並可以取代資本主義緊縮方案的替代方案,總罷工是能夠破壞政府和撼動統治階級的武器。畢竟,推翻 穆巴拉克的埃及革命在達到它最激烈的時候,不只是通過佔領解放廣場而實現的,而是通過工人階級作為一個階級參與鬥爭,並發動廣泛的罷工運動而實現的。即將 到來的西班牙革命必需學習這一經驗(工人階級的角色)從而推翻市場經濟的專制統治。

總罷工的要求在運動中非常受歡迎。在巴賽隆納,組織起來的來自廣場抗議的青年活動分子的代表訪問了當地面鄰裁員和減薪的工廠和其他工作場 所,以表示團結和呼籲總罷工。但這種本能的團結和呼籲加入鬥爭需要更明確的形式,在運動中通過民主討論的機制而作出決定,正如我們上面提議中提到的。5.15抗爭,作為一場運動,必須使總罷工作為其鬥爭的下一步。這將帶來巨大的衝擊,許多工人和工會主義者已經從廣場中受到了鼓舞,而他們所謂的領導在廣場中同樣缺席。

然而現在需要的總罷工不是像去年9月29日那樣的罷工,那場罷工從工會領導層的角度來看只是為了釋放憤怒,是一場重新回到正常生意狀態前的一天的盛大遊行。一場新的24小時罷工必須自下而上建立起來,每一個基層工會活動分子都參與鬥爭,讓領導層沒有選擇只得跟隨運動的腳步。並且需要工人自身進行計畫、控制和跟蹤,通過民主大會提出要求和計畫一場可持續的鬥爭。此外,一場24小時罷工還不足以抵抗野蠻和決然的資產階級的方案。需要提出和實施一系列24小時罷工的計畫並根據需 要可擴展到48小時總罷工,以及其他協調和動員的計畫。這一計畫需要成為促成社會根本性改變的一部分,結束市場和利潤的專制統治。

將處於臨時工作或失業中的青年和學生與具有強大工會鬥爭傳統的有組織的工聯合起來是非常關鍵的。工國委(CWI)不同意在這次運動中產生的一種觀念:臨時工相對於“有更多特權”的工會中的“無產階級”來說是一個不同的“更革命的”階級。工人階級中臨時工作的年輕階層面臨更絕望的生活條件正是20年來新自由主義政府成功追尋反對強大的工會運動的攻擊,帶來的解雇工人更容易和便宜,出現短期合同和低工資標準。組織起來的工人的更好的生活條件不僅不能證明他們“不那麼革命”(!),相反證明了階級組織和鬥爭在更好的生活條件下能起到更有效的到作用。

雖然當前工會運動主要被那些和老闆與政府勾結的人所領導,但是不能否認這些這些組織的潛在力量,這些組織是在革命性的階級戰鬥時期建立起來的。 9月29日 的罷工得以一窺這一力量。那些敵視工會運動的人不能區分普通工會會員和他們的官僚領導層的區別。這些錯誤的觀念能夠潛在地分裂運動,削弱運動而不是聯合工 人、青年和失業者。然而當工人在鬥爭中顯示正真的力量時,這些情緒能很快被克服。如果工人能夠重新控制工會組織,並將其轉變成一個民主的具有戰鬥性的鬥爭 工具,並與工人自己組建的進行鬥爭的委員會和組織結合起來,它們能夠被大多數青年視為戰鬥性鬥爭的標杆,而不是保守的舊秩序的殘留物。

我們的夢想裝不進你們的選票箱”

這場運動的另一個特徵,是它完全拒絕政治建制派。我們已經看到這場運動幾乎完全忽視資產階級政黨之間的選舉鬧劇(地方和自治省議會在5月22日的選舉)。仿佛兩大政黨社會工人黨(PSOE)和人民黨(PP)和其他由右翼民族主義者組織的如加泰羅尼亞民族主義保守黨聯盟(Catalan CiU)和巴斯克民族主義黨(Basque PNV)完全是生活在另一個國家中。他們試圖將他們之間並不存在的分歧變成公共討論和辯論的焦點。但是數萬活動在全國的年輕人表達了真正的“公眾意見”: 群眾反對所有這些政黨政策!社會工人黨被迫把它原本準備在馬德里舉行的最後的選舉動員從太陽門廣場(Plaza de la Puerta del Sol, 露營運動的中心)附近轉移到城郊,事實上這是被數千憤怒的青年趕出首都。

“我們的夢想裝不進你們的選票箱”是一個廣泛傳播的口號,被印在每個廣場上的標語牌上。它非常好地反映了年輕人對資產階級政治建制的敵視和要求改變的無畏的和激進的抱負。但這並沒有被任何重要政治力量清晰表達。這同樣反映了左翼的失敗,特別是聯合左翼(Izquierda Unida);左翼需要提出始終如一的反資本主義替代方案才能擔負起這些夢想和抱負),正如工會一樣,“老”左翼往往與資產階級政黨談判組建政府的歷史, 而被許多青年視為僅僅是資本主義社會的“整體傢俱中的一部分”。

反政治?

這場運動並不“反政治”。儘管沒有提出清晰建議或要求改變的政策,這場運動無疑是反資本主義的(雖然比較初級)。事實上,運動第一天在太陽門(Puerta del Sol)的會議甚至同意許多社會主義的要求。這些政策雖然不是一個完整的綱領或其一部分。其中包括國有化空置的地產以解決住房危機,降低退休年齡以對抗青年失業,國有化被拯救的銀行等等。雖然存在一些有意識的“反政治”的因素,運動中人們普遍有討論政治替代方案的興趣,儘管不時發現群眾有對所有政黨和組織的敵意。許多佔領廣場投票決定在大會中“拒絕”任何形式的政治干預等等。在一些區域,甚至在大會中提及“左翼”或“社會主義”也會令發言者的麥克風聲音被切斷。

工國委(CWI)反對“傳統的”親資本主義政策和建制派政黨的方針。我們捍衛這樣一個思想——一 個由青年和工人民主地組織起來的新政治組織為新的革命性的民主社會主義社會而鬥爭。資本主義鬥爭和運動的歷史一次又一次地證明了,如果沒有一個被廣泛理解 的反映當時實際需要的政治綱領,就無法成功地與舊秩序決裂。如果沒有一個清晰的替代現有政治體制的方案,即使有強大決然的鬥爭,資本主義的攻擊就也不會停 止。但從長期來看,資本主義只能以它自己的邏輯運行,利潤和市場專制統治的邏輯。只要這一制度沒有被破壞,只要人們仍然認為“沒有替代方案存在”,根據這一邏輯推導的政策,——為了銀行家和富人的危機而買單所需要的緊縮開支、悲慘和下降的生活條件——就會一直持續下去。因此,需要提出政治提議,以直面工人和青年面臨問題的根源——資本的專制,從而通過把社會財富交到大多數人手中使社會上升到一個更高的層面。這就是工國委(CWI)提出的革命社會主義政治的本質。

另一方面, 我們完全理解這一敵視政治組織的情緒的根源。在分析和介入當前運動時,有必要記住當前的運動顯示出在一段相對“社會和平”的 時期後,新的一代正在進入戰場,儘管統治階級一直以來持續不斷地對工資、生活條件和就業攻擊的階級鬥爭一直存在著。正因如此,一些由過去遺留的複雜性和情 況就會出現在運動中。過去數十年,無論是左翼還是右翼,充滿了政治背叛、腐敗、官僚的龐然怪物佔據著政治舞臺,這些必然對年輕人的覺悟產其影響。但是鬥爭 的經驗和聯合起來的資產階級政治精英的反攻會迫使這一反資本主義的一代一致認識到一個政治替代方案是必要的。



民主還是專制?

“現在就實現真民主!”是西班牙青年5月15日 開始抗爭後主要的口號。腐朽的資本主義制度最大的罪行在於把全能的市場的價值置於成千上萬人的痛苦之上。一個制度所做出的種種決定對我們的日常生活,如就 業、住房、和經濟等等產生著巨大影響,但是這一制度卻是以為少數精英集團實現利潤最大化為目標,這樣的制度不會帶來任何真正的民主。“最微不足道的少數人的民主,富人的民主——這就是資本主義社會的民主。”列寧如此描述它。在偽民主下的生活使數以百萬計的人得出了革命性的結論,——為了實現真正的民主,這個制度必須被改變。

現在的任務是怎樣給這些情緒注入真正的革命內容。市場和超級富豪專制的軸心 是他們對生存手段、諸如經濟、銀行和就業等的控制。因此革命綱領的關鍵是能夠破壞這些控制的方法。革命社會主義的方法是在民主控制下國有化銀行、金融部門 和主要的工業和服務業,從而轉變經濟,通過計劃經濟實現工人和青年的需要和抱負。一些廣泛得到支援的手段,譬如降低退休年齡到60歲,減少工作時間而不降低工資,公共投資以創造上百萬的工作機會,只有把社會的財富置於民主控制之下才能真正地和可持續地實現這些目標。

運動使許多人睜開了眼睛。通過群眾參與運動,大會的民主和討論,對這個國家城市廣場的廣泛控制等等,使民眾得以一窺真正的民主。這不是每隔 幾年選舉一個會代表你們階級敵人的代表。這是實際地真正地參與進社會和經濟組織中,而這只能在公有制的基礎上才有可能。真正的民主拒絕腐敗、百萬富翁議 員、王室家族、或者否定民族自決權。 5.15運動的那些大會必須發展和擴展,通過在地方、城市、地區和國家層面上的民主化和結構化,並正如此前所描述的,最終聯合起來為革命性的民主社會主義政策而奮鬥。在此基礎上,這些組織能夠形成一個替代性的政府和社會的基礎,將遠遠比現在的狀態更為民主。

“西班牙革命”的標誌在國際範圍內的廣泛傳播同樣可以看到這樣一個例子如何在整個歐洲和世界範圍起到的示範作用。狂歡和快速行動以效仿這樣的革命性改變。這樣,一個民主社會主義的歐洲聯盟作為資本主義歐盟的替代就能得以建立,並作為一個真正的革命的社會主義民主的新世界的一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