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經濟在通膨與減緩間糾結

總理溫家寶上月自誇“通膨已在控制中”,現在看來實在為時過早

文森特-科洛(Vincent Kolo),中國勞工論壇(chinaworker.info)

中國央行決定在7月初再次提高利率,使眾多的觀察家們出乎意料。許多人認為政府的反通膨政策正在起到作用,因為金融政策不久將放鬆以抵禦可能出現的經濟增長放緩。但最新的經濟資料顯示這個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的問題正在變得日益嚴重。6月份通脹達到了三年來的歷史高點6.4%。溫家寶總理表示政府處於兩難之中, “我們必須降低通脹,但是不能允許經濟出現大的震盪。”

中國政府剛剛宣佈的經濟資料現實,2011年第二季度國內生產總值(GDP)的增長率減緩到9.5%,這是第五個季度的連續下降。

中國正面臨著越來越多的不良貸款危機和政府的債務問題。真實的政府債務相當於國內生產總值(GDP)的89%,甚至比葡萄牙還糟糕。事實上,當局的拯救銀行行動已經開始準備中,有2-3萬億人民幣(3000-4600億美元)的“有毒”地方政府債務正轉移到資產管理公司(即所謂的“壞賬銀行”)中。北京還 首次允許地方政府在“有限的”計畫下(須經財政部批准和操作)合法發行債券,但這很容易失控,並為未來的發展產生新的頭痛。

在2007-2010年期間,中國經濟對全球生產總值(GDP)的貢獻等於西方七國峰會成員國(G7-美國、日本、德國、法國、英國、義大利和加拿大)的總值。而這一高額成長是由於從鐵礦石到大豆的商品價格的增長所驅動的,也幫助如澳大利亞、巴西和印尼等商品出口國的強勁經濟增長。因此,中國如果遭受經濟放緩或“硬著陸”,那麼對於全球資本主義而言也是利害攸關。而目前依賴高投資率和債務的局面是難以為繼的。正如“末日博士”魯比尼說的,2013年 將“相當有可能“發生硬著陸。

由於2008年到2010年巨額債務驅動的經濟刺激計畫,中國經濟正面臨嚴重的通膨井噴。六月份的通膨率達到6.4%明顯超出全年4%的政府目標。儘管採取了一系列緊縮措施和信貸限制措施,自去年十月以來連續五次加息,但通貨膨脹仍在加速。官方統計大大低估了通膨的真正水準,一些經濟學家說通膨率實際是官方數字的一倍。即使是官方數位也顯示食品通膨率達到14.4%,這對工人、農民和窮人產生最直接的影響。食品占中國居民平均消費的40%(而貧困家庭中這個比例更高),在發達的資本主義國家中食品支出僅占消費的約10%。

通貨膨脹和居高不下的房價的影響使得消費開支持續下降——而這正與政府說它所希望實現的結果恰恰相反。“現在的家庭支出是近七年來增長速度最慢的,”《中國日報》(China Daily)5月31日報導。

僅僅在幾個星期前,溫家寶總理在一篇發表在《金融時報》(Financial Times)上被廣泛引用的文章中表示,通膨正處於“控制之中”。但顯然並非如此。7月央行再次上調利率(0.25%),如果通脹保持在6%以上,那麼將可能不得不繼續加息。 由於經濟增長正在放緩,這對政府而言是個兩難的巨大困境。進口增長正在放緩——這是工廠生產需求放緩的一個明顯標誌。6月工業訂單增長停滯(零增長),而出口市場進一步削弱。私營企業正抱怨信貸控制,而它們雇傭了超過90%的中國勞動力。在浙江和廣東省份,“地下金融市場”信貸利率(高利貸)的利率達到了 80%-100%左右。今年銀行受到政府配額控制的貸款只占其貸款總額的一半,而這帶來了2個問題:1)信貸限制措施正在繞過.2)高風險貸款正被銀行體系的隱藏起來。

政府將中國通貨膨脹的根源歸咎於美國的“量化寬鬆”,但這只是部分正確。空前的流動性膨脹 (貨幣供給)是經濟刺激措施的必然結果,而這是推動中國通脹的主要驅動力。廣義貨幣供應量從2001年到2010年增加了4.5倍,每年增加20%,是國 內生產總值(GDP)增長速度的一倍。在經濟刺激措施實施期間,這一增長速度達到了每年30%。

大部分的過剩流動性都進入了最有利可圖的部門房地產行業,經濟現在很大程度上依賴房地產的驅動。中國鋼鐵產量的70%(即世界鋼鐵產量的35%) 投入在建築行。假如中國的房地產市場出現下滑,那麼依靠向中國的煉鋼爐提供煉焦煤和鐵礦石的澳大利亞將遭遇破壞性的經濟下滑。巴西、智利和其他大宗商品出 口國也將面臨相同局面。北京當局打擊通脹的措施是處於政治以及經濟的迫切需要,但存在導致投機泡沫破滅的風險(包括住房、大眾商品和地方政府投資),並可 能引發嚴重的經濟衰退。許多經濟學家將中國出現低於7%的年增長率即視為經濟“硬著陸”。

新加坡國立大學兩位教授在2010年8月所做的一項研究顯示,中國的國有企業是如何大規模使用經濟刺激計畫/寬鬆信貸從事房地產投機的:“他們並沒有將資金投資在自己的核心業務,因為經濟衰退仍在持續中。他們也不能投資到兩個中國最有利可圖的產業礦產和電信——因為已經早有國家指定的參與者。而第三個最賺錢的行業就是房地產… …這是一個開放的行業,進入壁壘極少。儘管中國政府一再三令五申,但到2009年,在總共142家國有央企中有94家擁有或者控制有房地產開發商。在北京,央企間競相出價購買土地。如果央企與其他買家出價相同的話,那麼2009年土地價格將降低15%以上。

房價對於中國的工人和中產階級而言是個沉重的負擔,有85%的城鎮人口甚至買不起最便宜的住房。但是,如何戒除這些企業對於房地產市場的經濟依賴呢?像其他企業一樣,許多國有的利潤被房地產收益所誇大。而負擔著巨額債務的地方政府,則依靠賣地作為其最大的單一收入來源。

地方政府債務危機同樣十分嚴重。根據瑞士信貸(Credit Suisse)的說法,這是“經濟中最薄弱的環節”。在推行經濟刺激措施期間,地方積極進行大量新的支出。從此前幾乎一家也沒有,到目前大約有 10,000家各類投資公司以隱藏政府通過銀行貸款所產生的“資產平衡表”後的真實債務,因為根據法律規定地方政府禁止負債。

現在沒有人確切知道這些由本地政治實體控制的債務到底是多少,但最高報導的數位為14萬億人民幣(21650億美元),超過了中國國內生產總值(GDP) 的三分之一。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和中國政府聯合做的一項研究顯示,在此期間地方政府貸款只有9%是與經濟刺激措施想配套的。對這些資金基本沒有 任何監管,而且大量資金已經進入了“類似於次級貸款的專案”中。

這些貸款的投資公司中70%是縣級政府控制的,而當地政府財政狀況可以說是搖搖欲墜——有些的甚至無法向員工支付工資。北京政府緊縮銀根和高利率政策進一步擠壓這些政府的財政狀況。土地銷售收入的下降使它們陷入了高待還債務和低收入之間的金融“剪刀差”中。國家審計署警告說:“一些地方政府只能依靠借貸更多的債務來償還前期債務。”

今年六月,我們已經看到首兩例與地方政府相關的投資公司拖欠貸款的事件。這還僅僅是個開始。在非常貧窮的雲南省,本地公路投資公司拖欠1000億元人民幣 (154億美元)本息——絕非小數目!最初,省政府拒絕插手干預,說這是地方政府和銀行之間的問題。但此後北京從中干預,並促成了一項協議。其結果是推遲債務危機,而並不是一個解決方案——正類似希臘、愛爾蘭和葡萄牙等債務危機的處理情況。

政 府針對一線城市北京和上海等採取對房地產的緊縮措施,只會進一步刺激二線和三線城市的炒家。結果,使那些地方的房產價格急劇上升。資本主義經濟學家仍然對 中國的房地產泡沫破裂產生的的威脅表示樂觀,認為它不會像美國和歐洲以同樣的方式衝擊銀行。因為住房抵押貸款的房主們的貸款結構是不同的(在中國“自有 資金”比例較高)。而且按照經濟學家施維克托(Victor Shih)的說法,“希臘有來自德國的銀行家,而中國只有中國的銀行家。”

但是,在2008年後前所未有的寬鬆放貸的情況下,中國銀行系統已經面臨緊張態勢。這一真相最終也為國際資本所認識。新加坡主權基金淡馬錫最近沽空其掌握的中國各大銀行的股票,而中國政府控制的社會保障基金也是如此。穆迪(Moody’s)投資服務公司上周報告說,中國銀行的壞賬率可能從今天的1%上升到 18%。惠譽(Fitch)信用等級評定也發出了一份警告,稱壞賬率可能達到30%。

 

但是,房價的崩潰會摧毀數百萬的中國中產階級,從而造成政治不穩定和破壞提高消費支出的希望。近來中國的消費支出仍然處於停滯中,同時在2011年前5個月住房銷售已經下降了9%,傢俱銷售下降了10%,而汽車銷售下降了25%。

在中央政府的指令下,銀行可以從地方政府的不良貸款中得以“翻身”,但將面臨日本所面臨的局面——“緩慢的經濟崩潰”。同樣,新的用於刺激經濟的“類固醇”會很可能面對產能過剩和過度投資所帶來的新的經濟衰退。而且如果考慮到地方政府面臨的高昂債務和銀行系統日漸枯竭的信貸,無人能確定北京可以再次重複 其2008年經濟刺激措施的“壯舉”。這些因素都指向一個新的經濟增長放緩的時期,如果不是徹底的經濟衰退,那也會是中國經濟將出現“日本停滯化”的局面,這將給世界資本主義帶來嚴重後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