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當局釋放艾未未

直率的藝術家表示“我不能說任何事”•抗議政府鎮壓的行動必須繼續
文森特-科洛(Vincent Kolo),中國勞工論壇(chinaworker.info)艾未未在被中國當局監禁11周後得以釋放。艾未未的被捕曾經在世界各地引起廣泛的抗議活動,並凸顯出中國正在進行的20年來最嚴重的打壓。

艾未未的釋放是值得歡迎的。但遺憾的是它並不意味著這一輪打壓的結束。其他知名人士繼續面臨非法騷擾和迫害。諾貝爾和平獎獲得者劉曉波的妻子劉霞仍然處於軟禁之中,雖然她沒有被控以任何罪名。山東失明的盲人人權活動家陳光誠從近來在自己家中遭到毆打。而作為《明鏡》週刊(2011年6月23日)所說的,“艾未未的釋放引起的問題多於答案。”

在他12個月保釋期內,艾未未的行動自由和公開言論受到了嚴格的限制。他的審訊官們迫使他“同意”不接受記者採訪。而艾未未幾位並不那麼著名的同伴仍然處於監禁中。,就在當局釋放艾未未的大約同一時間,著名民權律師許志永*據說失蹤了。這是中國政府近來常用的戰術,(“放一個異議人士抓一個異議人士”的)輪換措施,通過這一方法在當局的批評者中傳播焦慮甚至恐懼。同樣正如《明鏡》週刊報導,“通過綁架艾未 未,共產黨一定能夠達到一點:它已深深地震懾了人權活動分子們”。

[*在本文發佈時,得到消息徐志永已經被釋放。他支援了一批非北京戶籍的父母組織要求平等教育權利的請願活動。當局拘禁他看起來是為了通過許志永的缺席而蓄意破壞這場請願活動,在他被拘捕的前後,數名參與該平權運動的家長也遭到警方的逮捕和監視。]

根據官方媒體報導,艾未未之所以被釋放是“因為他認罪態度較好”和未明確說明的“疾病”。經過兩個多月違反中國自己法律的拘留,並拒絕讓家人和律師探訪,艾未未仍然沒有遭到正式起訴。

一名中國法律專家孔傑榮教授(Jerome Cohen)在他的博客中寫道,“他從來沒有遭到正式起訴,顯然連正式逮捕也不是,更不用說被起訴了。”

逃稅”

據報導,艾未未“坦白”他逃稅,但至今仍然沒有任何具體細節。根據警方的聲明,艾未未控制的北京發課文化發展有限公司被發現有“數額巨大的逃稅和故意銷毀會計憑證”。但作為艾未未的朋友律師劉曉原向《時代》週刊解釋,“逃稅應由稅務機關進行調查,但稅務機關迄今並沒有給出任何結論。”

在他釋放後,艾未未看起來明顯比他失蹤前大幅消瘦。在最近這輪的鎮壓中,其他案例表明通過隔離拘留可用於逼供或使之承諾避免採取可能導致對中國當局而言“不和諧”的情況出現。

正 如我們以前在中國勞工論壇(chinaworker.info)提出的:“中國當局無法承擔釋放艾未未的政治成本,除非他們能取得他承諾“表現良好”—— 這能遏制他在未來的抗議,包括挑戰他目前所處的被監視居住的狀態。在這種情況下,在答應釋放艾未未之前,當局將會取得他對一些較輕微罪行的“認罪”,從而使當局免除不當行為的指責。作為保證,要以防萬一如果“罪犯”破壞“協議”,將遭到其他更嚴重的指控。這些可通過脅迫下“秘密口供”或簽署檔所獲得。例如,如果被拘留者在長期失眠和硬性逼供的情況下,簽署了供述“國家機密”的口供,這意味著在任何時間,他們可以隨時再被重新逮捕,而通過“國家安全”的理由隨後的司法程式就可以秘密進行。“[艾未未和中國宗教裁判所(Ai Weiwei and the Chinese Inquisition) 2011年4月20日]

在中國,“國家機密”是一個非常有彈性的概念,它可以覆蓋眾多的主題,從失業統計資料的準確數額到外匯儲備中不同貨幣的持有量。

高比率的口供

中國司法系統95%定罪依靠口供的——這是一個異常高的比率。這是香港中文大學法律學院的教授麥高偉(Mike McConville)最近發表的經過15年系統研究中國法律制度而得出的報告中的內容。他的報告指出,幾乎完全依賴口供定罪導致“長期拘留、警方虐待和快速審判。”[《南華早報》2011年5月12日]

在艾未未的案子中,看起來當局失敗了,經過近三個月的挖掘和扣留他的同伴,當然仍然未能構建一個真實的案例。在他被捕一個星期後,官方媒體才開始開始發表對他“經濟犯罪”和“逃稅”的指控——這變成了事實上的新聞審判。

科恩教授解釋說,如果他們不能發現足夠的證據準備起訴,當局有時會釋放犯罪嫌疑人說需要進一步調查,以作為“挽回面子”的做法。

“通常在這種情況下,會與犯罪嫌疑人談判已達成妥協,[在艾未未案件]中顯然就是這種情況…作為協議的一部分,並因長期單獨監禁,被釋放的犯罪嫌疑人通常在剛釋放的時候不發表任何公開言論。”[《明鏡》週刊,2011年6月23日]

對於艾未未來說,會發生什麼將取決於他是否尊重員警制定的規則。他有可能在以後某個日子被允許入流亡,這是他應該做的選擇,而這是中國當局 喜歡的一種情況。 然而,他會發現自己和毒奶粉維權人士趙連海遭遇同樣的情況,在大規模抗議,特別是香港的活動之後,趙連海以保外就醫的理由得以出獄。但是趙連海不斷受到警 方監視,並已威脅如果他做超越界限陳述,當局將重新逮捕他。

國際壓力

有人猜測,艾未未的釋放是因為總理溫家寶即將訪問英國和德國,以先發制人應對抗議活動。這些國家當地的一些資本主義政治家相信這一點,但沒 有任何根據去證明這一點。在這兩個國家和其他地方出現的抗議艾未未被拘留的聲音更多地來自藝術家、作家和人權活動分子,而不是政府。這些團體的壓力也很重 要,尤其在給予中國活躍的異議分子在面對更加強硬的鎮壓時以精神鼓勵。

但是,中國當局清楚地知道西方公司和政府更關心的貿易和經濟關係,而不是中國的鎮壓和人權問題。隨著中國加緊從希臘、西班牙和葡萄牙之類的國家購買歐洲政府債務,西方政治家希望這可以幫助防止新的金融危機——任何政府級的抗議都已被消聲。

那些抗議中國當局拘留艾未未和其他當局批評者的團體必須保持和加強其活動,不能將希望寄託在資本主義政府或企業領導人來支持或進行這些抗議活動。我們必須要求立即釋放中國所有的政治犯,並結束政府鎮壓。中國勞工論壇(Chinaworker.info)和工人國際委員會(CWI)的支持者,包括香港的社會主 義行動,將繼續為在中國和國際範圍內實現全面民主權利和廢除一黨專制而努力宣傳。